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日记 > 心情日记 > 不是所有的破镜都可以重圆

不是所有的破镜都可以重圆

来源:www.itb55.com阁阅读网 | 时间:2016-10-19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www.itb55.com

  一

  刘奇和陈曦离婚的时候,他以为自己不过是失去了一个33岁青春不再的女人。

  离婚是陈曦提出来的。

  刘奇像上次一样,既不认错也不挽留,只是说:“离婚可以,两个孩子必须跟我。否则,免谈!”

  从结婚以来,陈曦已经和他闹过3次离婚了,每次原因都一样——他出轨。

  除了第一次,他们的龙凤胎出生3个月的时候,他看着面容憔悴悲痛欲绝的陈曦感到有些心疼愧疚,进而拼命认错挽留外,后面两次,他采取的都是和这次一样的态度——不认账、不认错、不挽留、要孩子。偏偏陈曦最放不下的就是孩子,于是,便一次次不了了之。

  然而这次,陈曦居然说:“既然你坚持要孩子,那就让孩子们跟着你吧。”

  陈曦此话一出,刘奇有瞬间的错愕——潜意识里,他一直觉得孩子是他拿住陈曦的最好武器。

  不过,他们还是很快达成了离婚协议:一套两百来平方米的复式楼归到两个孩子名下;当初以家庭财产出资入股、刘奇任股东的公司,股份仍旧归刘奇;为便于接送孩子,车子也归孩子的监护人刘奇;家庭账户上的现金少得可怜,陈曦只要了一套30多平方米的单身公寓。

  从民政局出来后,刘奇心里闪过一丝怅然,但那丝怅然也仅仅是一闪而过。

  在他心里,更多的是大松一口气后的庆幸和窃喜——36岁有房有车、事业有成的男人行情有多好,他可是早领略到了。况且,他还摊上了个如此干脆利落主动退位,且不在财产上纠缠不休的前妻。

  二

  新欢是刘奇公司新招进来的出纳,23岁。

  实话说,单单外形和气质,刘奇觉得她还比不上10年前的陈曦,且又是窝边草,所以,起初面对姑娘明目张胆地频送秋波,刘奇除了在心里小小得意了一下,是没太当回事的。

  可是这姑娘够胆够疯狂,一逮着机会就仰着那张青春娇艳的脸向刘奇热烈表白。姑娘说,从见面第一眼她就无可救药地爱上了他,她不在乎他有家有妻有子,只要今生能和他爱一场,哪怕只一次,她就死而无憾。

  最后,刘奇不知是被她的青春热烈还是被她的死而无憾打动了——他们有了第一次。

  新鲜惹火肆意奔放又唾手可得的肉体,对男人的吸引力是绝不可能止于一次浅尝的。很快,他们便有了第二次、第三次……直至被陈曦发现。

  奋不顾身扑向已婚男人的23岁待嫁姑娘,无论表面上表现得如何像只绿色无公害的小白兔,内心深处,无不例外都藏着一只蓄势待发的大灰狼。一旦时机成熟,那只狼要么奔着物质满足而去,要么冲着转正上位而来。只是,刘奇从来想不到,这个叫梅莲的姑娘是冲着什么来的。

  陈曦在婚姻战场上毫不抵抗的行为,让梅莲喜出望外。自从得知刘奇离婚,梅莲提了不下5次要辞职搬过去和他一起住的要求。

  第五次的时候,他差点答应了,可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妥。于是,梅莲不乐意了,在床上,又是撒娇又是哭闹。

  刘奇被她闹得没办法,只得说了实话:如果她现在搬去和他一起住,公司里的人知道了会说闲话,而且跟孩子们不好交代她的身份。

  梅莲大剌剌地表示:别人爱说什么让人家说去,反正他们俩现在是男未婚女未嫁的,他前老婆都管不着,别人能拿他们怎么样?至于在孩子们面前,可以说她是远房亲戚或是保姆……只要能每天和他在一起,说什么她都无所谓。

  于是,在陈曦和刘奇离婚的第二十天,梅莲辞了工作,以孩子表姑妈的身份和刘奇住在了一起。

  陈曦和梅莲第一次在复式楼里碰上是一个星期六的中午。

  刘奇不在家。两个孩子在楼下客厅里对着宽屏电脑打游戏,梅莲在楼上书房里边吃零食边上网。

  一见陈曦,孩子们扔下鼠标大叫着上前一左一右抱住她:“妈妈、妈妈,你怎么才回来呀!我想死你啦!”“妈妈、妈妈,我和哥哥都快饿死了!爸爸不在家,姑妈不给我们做饭吃,我们想吃妈妈做的饭……”

  梅莲是闻着声下楼的。

  见到陈曦的那一刻,原本想以胜利者姿态显摆一下的她,心里蓦地就生出一股怯意来。

  陈曦也愣了一下。不过,她很快就恢复了常态,掏出手机给刘奇打电话,让他尽快回来,她要和他谈谈孩子的事情。

  打完电话,陈曦去厨房里给孩子们做饭。

  刘奇很快就回来了。

  陈曦把他叫进楼上的书房,只说了一句话:“如果以后你继续这样照顾孩子,你就带着你的女人,搬出去。”

  站在门口的梅莲按捺不住闯了进来,气焰嚣张:“请你搞清楚自己的身份!你凭什么让我们搬出去?”

  陈曦看都没看她,径直转身,开门下楼。

  三

  接下来的半年多,刘奇公司连着春夏两季的新品订货会都惨淡收场。公司是经营男装的,3个股东各有分工,刘奇负责产品开发,所以,另两个股东开始对他颇有微词。

  一连两季的惨淡让公司处于半停业状态。刘奇全然没有了以前的意气风发,每日里回到家都双眉紧锁脸色阴沉。

  他渐渐想明白问题出在哪里。因为以前,他的身边有陈曦。

  他们初相识时,陈曦便已是一家知名女装公司的首席设计师。

  由于是同行,他俩都深深了解这一行所要付出的时间、心血和精力,所以,结婚前夕,两人便商量着敲定了今后的人生方向和家庭模式——刘奇创业,陈曦辞职照顾家庭并辅佐刘奇。

  多数时候刘奇在欧洲、韩国、日本各地跑,看盛大的时装周、掌握第一手流行趋势和面料资讯,汲取东西方各种风格设计理念和设计元素……

  陈曦在家照顾孩子打理家务,得空时上上网、看看时尚杂志或是出门逛逛各种高中低档服装市场。

  刘奇每一季的设计稿出来都会先给陈曦看,从样稿到成衣,陈曦几乎每一款都要提出修改意见:或是一个领形的不同、或是一个口袋形状的改变、或是一条装饰缝线弧度的调整、或是某种面料的搭配替换……总之,都是些看上去无关成败但锦上添花的细节。

  现在,他承认细节决定成败这句话是对的——陈曦对市场有着天生的敏锐和把控能力。

  梅莲的抱怨越来越多。她原是想着嫁给刘奇当太太享受清闲自在日子的,可事实上却是每天不得不照顾两个别人的孩子和一个愁眉不展的男人。而且她原以为这套价值七八百万的房子是刘奇的,结果,他前妻还能跑来对着他说,照顾不好孩子就让他们走人——她觉得自己亏得要命。

  她抱怨多了,刘奇会不耐烦,然后两人开始吵架。

  一次争吵中,刘奇对她怒吼:“受不了你就滚!我他妈好好的日子就是被你给搅黄的!”

  梅莲也不甘示弱:“你以为我稀罕当免费保姆啊!我走可以,我的青春损失费怎么算?”

  刘奇冷笑:“我老婆跟了我10年……她没找老子要一分钱损失费!”

  刘奇开始想念陈曦。

  他知道陈曦开了个人设计工作室,且不久前还拿了一个含金量颇高的设计大奖,最近本地的报纸和电视台不时有她的消息。

  他试着给陈曦发了封邮件,表达了自己的歉意和忏悔。

  陈曦很快回复,并约他见面。

  刘奇欣喜不已,一见面就上前揽着陈曦的肩头:“老婆,我错了!你回来吧……”

  陈曦轻轻推开他:“刘奇,我要结婚了。今天约你来,就是想和你商量看看,能不能让两个孩子跟着我……”

  刘奇如五雷轰顶。怎么可能!陈曦要再婚!

  他再次上前抓住她的肩:“你怎么可以嫁给别人!你不为两个孩子想想吗?难道你不想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吗?”

  陈曦静静地看着他,叹了口气:“刘奇,之前那三次——第一次原谅,是为我们曾经的爱情;第二次,是为婚姻和责任;第三次,就是为孩子……我们,回不去了。”

  刘奇愣住,好半天,才开口:“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你爱他吗?”

  陈曦嘴角不自觉地浮现一抹微笑:“爱!在我最艰难、最痛苦、最脆弱的时候,他开导我、鼓励我、帮助我,他牵着我让我和他并肩而行,让我学会爱自己、成就更好的自己……他让我明白,好的爱人,是可以相互给予、相互成就、温暖同行的。”

  后来,陈曦还说了什么,刘奇已经记不清了,他的大脑一片空白。他只知道:他彻底失去了曾经唾手可得的幸福。

  • 下一章节:独奏演员
  • www.itb55.com评论中心以下发表的网友评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此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