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散文 > 散文随笔 > “厂花”的“末日爱情”不靠谱

“厂花”的“末日爱情”不靠谱

来源:www.itb55.com阁阅读网 | 时间:2016-09-23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www.itb55.com

  在别人眼里,我是一个十足的“屌丝”,而柳芳芳,则是我心目中的“厂花”。“屌丝”暗恋“厂花”的故事从来没有什么好结果,可我不甘心,一直等待着一个机会上演“屌丝的逆袭”,想一举扭转结局。

  我叫刘钢,我和柳芳芳都是一家外贸毛绒玩具厂的工人。从进入车间的第一天开始,我就注意到了柳芳芳。工作时间,工人们都坐在机器后面埋头干活,人人都穿着厂服,戴着口罩,看起来谁也不会多出挑。可到了中午,大家准备去食堂吃饭的时候,我无意中一抬头,就看见对面一个原本很不起眼的女工摘掉口罩,脱掉工作服之后,就跟变魔术似的变成了一个美人。她嘀咕了一句:“头发都乱了……”然后,我就看见那一团黑发瀑布似的垂下来,又被她三绕两绕,在脑后缠了一个欲坠不坠的圆髻。她的头发收拾好了,我的心却乱了。

  我很快打听到柳芳芳还没有男朋友,不过,她有一个中意的对象——我们这家玩具厂毛厂长的儿子,是厂里的经理,负责销售工作,大家都叫他小毛经理。在我看来,小毛经理就是一个毛头小伙子,属于那种嘴上没毛,办事不牢的类型,但他长得还行,再加这个身家,可以算是一个“高富帅”吧。我觉得柳芳芳一个普通女工追求一个“高富帅”是没戏的事,可柳芳芳似乎不那么认为——她毫不掩饰自己对小毛经理的爱意,抓住一切机会接近他、讨好他。

  柳芳芳的意图太过明显,以致厂里人人皆知,女员工们更是对她嗤之以鼻。可她一点儿也不在乎,整天把头昂得高高的,对工友们爱理不理,一副鹤立鸡群的样子。正因为如此,尽管她长得那么美,在厂里竟没有一个追求者。

  可我不信这个邪。我想,只要她还没成为小毛经理的女朋友,我就有机会!

  从此,我的生活重心就是——关心柳芳芳。早晨给她带早点,她吃腻了食堂单调的稀饭馒头,我就每天起早,跑到厂外的市场给她买来各色早点;中午,我紧跟着她去食堂,让她坐着休息,我帮她排队打饭:晚上下了班,我除了帮她打饭,还负责帮她打开水,以及别的各种跑腿的事儿。总之一句话,我随时听候柳芳芳的差遣,愿意帮她做任何事情!

  我的“司马昭之心”很快路人皆知了。工友们都笑我傻,说柳芳芳哪能看得上我?可我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我总有一天能打动她。也许是因为一个人孤单太久了,对于我的殷勤,柳芳芳并没有拒绝,而这更让我增添了几分信心。

  柳芳芳虽然独来独往,人际关系不好,但为了给小毛经理留下好印象,她工作格外认真,做出的产品经过质检,件件都是优良。车间主任常常表扬她,还号召大家都向她学习。每当此时,女孩们就暗暗撇嘴,表示不屑。柳芳芳见了也不生气,依旧努力工作。这一点令我十分佩服,对她的好感又多了几分。我主动向她学习,在工作中虔诚地请教她,而柳芳芳也乐于教我,我们的关系因此更近了几分。

  我越来越发现,我和柳芳芳有很多共同点,比如专情、执著、不惧嘲笑。而我俩的执著似乎都颇有成效:我和她的关系越来越近,仿佛只差她一个点头,我们就可以算是恋爱关系了:同时,柳芳芳跟小毛经理的关系也不错,似乎也只差小毛经理一个点头,他们就可以算是恋爱关系了。我不知道柳芳芳怎么想的,反正我一心只想寻找一个突破口,跨过那一步,抢先将我和她的关系确定下来。

  进入2012年12月,传说中的世界末日越来越近了。那天,我在报纸上看到一个新闻:四川某地人们疯抢蜡烛,因为他们相信12月21日世界末日时,会有三天三夜的黑暗,甚至永远黑暗下去。中午吃饭时,我把这个新闻当做笑话讲给女工们听,没想到好几名女工竞信以为真,叽叽喳喳地议论起来:如果真的有世界末日怎么办?我们还能见到12月22日的太阳吗?万一那天之后就是永恒的黑暗了呢?

  一向淡定的柳芳芳竟也面露恐惧,但她很快下了决心,说:“在末日来临之前,我一定要拥有我的爱情!”我听了,恨不得高呼:“亲爱的,我愿意给你我所有的爱!”可我知道。柳芳芳此时心里想的一定是经理,不是我。

  我不甘心。想到几天前,我跟柳芳芳在食堂吃饭时,她曾不经意地感慨道:“我每天都在为别人做毛绒玩具,却没有人送一个给我。要是有人送个跟我一样大的毛绒宝宝,我就天天抱着它睡觉。”想到这里,我有了主意。末日之前,我一定要得到“女神”的欢心!

  从那天开始,我就每天留心收集那些裁剪下来、被弃之不用的边角料。我偷偷将那些不同颜色、不同形状的布块带回宿舍,将它们拼接起来,拼成一个个大的心的形状,然后再将这些大的心形面料拼接成一个巨大的,跟我一样大的娃娃!最特别之外在于,无论是谁,都能看出这个娃娃就是一个“毛绒版刘钢”,因为娃娃的脸就是按照我自己的脸来做的。虽然做得不是一模一样,但我那标志性的板寸发型、浓浓的眉毛,和我咧嘴大笑的样子,都惟妙惟肖。我每天做一点,每天做一点,终于在好几个通宵之后完工了。2012年12月20日晚上,“毛绒版刘钢”就悄悄躺在我的被窝里,等待亮相的机会。我想,我精心准备的这个礼物一定能打动柳芳芳的心。

  2012年12月21日那天,我注意到柳芳芳一直不停地收发短信。我也给她发了短信,问她末日有啥安排,她回给我一句:“今天不是末日,是冬至。”说得好像云淡风轻,全然无所谓的样子。可我知道,她越是这样说,就越说明她心里紧张——她一定安排了什么活动!想到这里,我也紧张起来了。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我换下工作服,打算马上去约柳芳芳。谁知就一转身的工夫,柳芳芳已经不见了!我急了,赶紧打她的手机,她却关机了——看来,她已做好准备,为她的“末日爱情”拒绝一切骚扰了!我顿时泄了气,垂头丧气地回了宿舍。

  同屋的室友跟女朋友约会去了,并且早就说好今天不回来。我一个人呆在屋里,看着床上的“毛绒版刘钢”欲哭无泪——看来,今天就只有咱俩相依为命度末日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听到敲门声。我无精打采地打开门,竟是柳芳芳!更让我意外的是,她居然满脸是泪!她看到我,立即带着哭腔说道:“今晚,我不想一个人过,我怕黑。”

  我既惊喜又疑惑,赶紧把她拉进屋,给她倒了一杯水。可她不接水杯,扑到床上就开始哭诉:“我错了!我不应该站在那儿连喝两杯可乐!可我只是渴了呀……”

  • 下一章节:和平间谍
  • 上一篇:守株待爱
    下一篇:雨中情
    www.itb55.com评论中心以下发表的网友评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此观点。